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搜索

独立特行的领袖风格

[复制链接]
爱我吧 发表于 2018-4-7 06: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我吧
2018-4-7 06:10:57 86 0 看全部
 这是一位饱受争议而又特立独行的商人。
  他的出现被人们冠之以“黑马”。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关于“黑马”一词的解释是“比喻实力难测的竞争者或出人意料的优胜者”。可见,这位商人的横空出世曾给整个业界带来多么巨大的震撼!

  他的财富曾一度被广泛质疑,但此人坚称自已的财富来得阳光而磊落且无原罪。在甚嚣尘上的日子里,甚至每天都有无数的媒体记者打电话要“采访”他,真正的目的却是希望从他这里挖出自己需要的“报料”。他的很多讲话都被曲解,甚至被断章取义。在最灰暗的日子,他甚至还被冠上一顶“严大嘴”的帽子。

  然而,正如他所声称。媒体喜欢追逐他,他也承认自己“是一个喜欢追逐名利的人”。但真正走近他内心世界的记者还是少之又少。

  在繁星闪耀的中国企业家星空里,他就像一个不受世俗约束的狂狷者。不媚俗、不世故,甚至在某些场合所表现出来的决不妥协的倔犟脾气,让他还是吃了很多的暗亏,得罪了很多人。然而,他还是他,不知悔改且依然我行我素。想说就说、敢说敢做,大有“我说,故我在”之风范。

  与他交谈,只有在真正地理解了他那浓厚的吴音越语背后所隐藏的文化底蕴之后,或许你才能真正地走近他,探寻飘浮在他内心深处的空灵与睿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更像是一个被曲解的布道者。

2008年1月24日,北京香山。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虽然此刻,南方的某些省份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冰雪灾害。然而,处在北京香山脚下的某部干休所却沐浴在温煦的冬日阳光之中。身后的香山虽没有了夏日的青翠,却依然苍山环绕、古柏森人。

  记者到达时,严介和还在休息。与他所在贵宾间的对面就是该干休所的一个包间。香山论箭的工作人员客气而礼貌地将记者引入其中。记者前脚刚一踏入,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也许,这里刚刚就进行过一场“酒”林高手的大力拼。

  “跳海”企业家

  从一名昔日的高中教师,摇身为当今业界知名的企业家之一,这种角色的转换,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这种能力和幸运的。然而,历史就是这样有趣甚至让人有些费解。20年前,因为计划生育超生了一个孩子,使得严介和不能不丢掉了那份曾经寄托了他许多梦想和激情的工作——人民教师。作为一个世代书香门弟的后代,可以想像当年严介和失去这份工作和薪水时的沮丧与痛苦。然而,事情远没有如此简单。严介和不仅失去了工作,还因为交纳不起超生罪款而不得不铤而走险——从一名高中教师,转身而成为一位职业商人——下海。

  以至多年后,严介和在接受《中国商人》采访时,仍不时感慨万千:“这不是下海,而是跳海,一种被逼无奈地跳海。”

  真相,有时就是如此简单。因为多生了一个孩子,江苏淮安失去了一名高中教师,却从此多了一位企业家。

  也许,有些人注定就会成为公众人物。严介和就是这群人中的其中一个。

  真正让严介和浮出公众水面的是2005年。2005年10月12日,“观澜湖2005胡润百富榜”推出。严介和即以个人资产125亿的“佳绩”居财富榜单第二名。作为一个此前从未在任何公众场合公开露面的实业家,严介和一经推出,立即引起业界的轩然大波。一夜之间,严介和以及他所在的太平洋集团风靡大江南北,名头甚至盖过同为榜单第一名以经营电器发家的黄光裕。风头正劲时,太平洋公司甚至一度成为了中国建筑业新模式的代名词。

  或许是中国的媒体太寂寞了,太需要一些传奇式的新闻人物来打破某种静如死水的寂寥。严介和的出现恰恰迎合了这种需求。一时间,“黑马”、“潜行大鳄”、“中国建筑业新模式缔造者”等字眼也出现在严介和的头顶上。但是,这位“黑马”是如何被发现的?他又是怎样发家的?他为什么放弃了当初心仪和寄托了无数梦想的人民教师工作?他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何处?他以什么样的方式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一时之间,对于严介和及太平洋的猜测与打探成了众多媒体记者的热门功课。

  在没有正面接触严介和之前,记者曾认为严介和不过是在哗众取宠。甚至从一些媒体的报道中一度将严定义为“中国第一傻”!以至在办公室里论讨“债务门事件”时多次向同事宣称“这样的企业家必将不会长久,因为中国的国情不适合这样的企业家成长”。这里当然有记者自己的理由:“中国的许多事情,很多人连掩盖都来不及。你严介和还自己给自己捅娄子。难道‘祸从口出’这句古训你忘了吗?”

  在石家庄“燕赵企业家论坛”上,记者第一次聆听了严介和的演讲。正是这场演讲,彻底改变了从前对这位“傻瓜”企业家的误读。当时只听了他演讲的开头,也就几句话,记者立马觉得这是一位敢讲真话的人。心中对他的多年疑虑一下子冰释:“怪不得有如此多的媒体喜欢‘开涮’这位‘傻瓜’,因为他在讲真话!”这有点像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讲真话的小男孩,最后因为他的一句真话让皇帝成了一个一丝不挂的人。

  从高潮到低谷

  也许骨子里的教师情结依然存在,与严介和交谈,他更像一位苦口婆心的长者。有时,他会把一个字不厌其烦地说上好几遍。生怕人家听不懂,误解了他的初衷。每当此时,记者心中都会对面前的这位满口的吴音越语的“傻瓜”充满了敬意。

  严介和的出现,既是时代的使然,也是其个人奋斗的必然。如果他关于计划生育超生而丢掉工作和遭到罚款一说是真实的,那么就不难理解他日后事业的辉煌。因为丢掉了饭碗,失去赖以养家糊口的工作,没有了退路。只得背水一战,绝地重生才是惟一的出路。也许是命不该绝,严介和“跳海”时正是中国经济改革进入了一个大发展、大跨越的时代,天时、地利他都赶上了。

  在这种背景下,严介和与他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公司不想出名也难,一个明星企业和明星式企业家的诞生显得顺理成章。

  就在那张被民间戏称为“沦陷榜”榜单公布后第二天,严介和即在大小媒体上,畅谈自己的创富经验。但这样的热闹盛况仅仅过了三天,吉林国资委、江西国资委先后与严介和划清界线,叫停了严介和在当地的所有收购行为。不久,以某财经日报为首的媒体一下子全都调转枪口,从探寻严介和财富转向质疑严介和财富,进而发展到对严介和财富来源的追踪和怀疑,这是严介和当初所没有料到的。

  从高潮到低谷,有时只需要一个早晨。

  自2006年卷入被公众称之为“债务门”风波之后,严介和变得低调了许多。由于以前没有正面采访过严介和,对这位商人可以说知之甚少,不敢妄言。但此刻坐在记者眼前的曾经在媒体掀起轩然大波的人,却是如此真实和质朴。完全没有了想像中的那种兴风作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张扬与桀骜难驯。相反,自始至终,他所散发出来却是一种成熟与淡然。虽然在交谈中,严介和不泛“既然上天让我既聪明又能干,那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做成呢?”这样的豪言壮语,但看得出那是他内心的一种真情流露,一种质朴使然。

  在沉寂了一年之后,这座“严氏火山”终于迎来了自己新的爆发期。

  2007年的最后一个月,严介和在北京高调宣布了自己新的宏图大计。一是新组建中国华洋建设集团公司,并亲任董事局主席;二是创办“香山论箭”,以资深学者身份为中小企业出谋划策。用严介和自己的话说,就是“让所有企业家带着问题来,不带任何问题走”。当《中国商人》问及严介和“打造中国最优秀的商学院,你不认为这一目标太理想化吗”时,严介和却回答得极为肯定:“我能想得到的东西,都能办得到”。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严介和倒有点像二千多年前的楚庄王,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的豪情依然隐隐可现。或许,惟有如此方是对严介和行事风格的最好诠释。

  该醉时坦然而醉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严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早期之所以在近乎残酷的工程竞争中,严介和一再胜出。有时,甚至到了工程多得应接不暇的地步。一种公开的说法是,这主要得益于严介和的团队施工质量好、工期快。但记者认为这种说法只是“公开”而矣。真正起作用的恐怕不只是“施工质量好、工期快”,肯定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在起作用。因为当时中国到处都是一片热火朝天,整个华夏大地就是一个庞大的建筑工地。在这个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时代,没有那一个企业愿意错过机会,将近在咫尺的财富拱手让人。所在,严介和仅仅凭“施工质量好、工期快”这两点就能在南京立足,并得到江苏省交通工程总公司、江苏省交通厅这样的权重单位的青睐,恐怕有些牵强。

  后来又冒出一种新解释,就是严介和采用垫资方式施工,为一些急需上马的地方工程先施工后收钱,创造了所谓的BT模式。这个理由似乎勉强能站住脚。但只要稍加分析,不难推知一个正在扩张的企业最需要是什么,是钱!当时,太平洋并不是钱多得没有地方花,而是急需雄厚资本向全国扩张。所谓的垫资施工、BT模式也不不攻自破。

  但在采访中,严介和的一番关于中国“酒文化”的解释,也许能在其中找出一些端倪。

  严介和认为“酒场上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心。一种人非常讲义气、重感情,这种人在酒桌上常喝常醉。此种人可为友不可为事;第二种人却走向另一个极端,从不沾酒。虽处事极为理性,却不可深交,属于那种可为事不可为友之人;第三种人原则上不醉,但该醉的时候醉得坦然。这种人是既能处事又能处人,通常是我们所说的领袖人物”。

  严介和本人就属于第三种人。

  也许正是他的这种对中国“酒文化”入木三分的把握,让严介和在事业发展的过程中,结识了许多重要的关键性人物。而他的这种在酒桌上“该醉时坦然而醉”的慷慨心态,在一些重要的场合也为他追加了更多的人情砝码。

  记者的推断并不是没有道理,在与严介和的二次接触中,都感受到了他在酒桌上的“豪迈”与“坦然”。曾亲眼目睹了这位“傻瓜”企业家在酒席上与来宾打“通关”,而且用的还是大玻璃杯。

  在与太平洋关系较为密切的单位中,江苏省交通工程总公司不可不提。在最初的扩张中,太平洋可以说是得到了该公司的鼎力相助。从融资到借款,从项目合作到工程分包,江苏省交通工程总公司都是严介和“两肋插刀”的朋友。京沪高速、南京新机场高速、江阴长江大桥、南京长江二桥和南京地铁等重点工程中,都能同时找到太平洋与江苏省交通工程总公司如影随行的某种默契,这里面既有合作的平级关系也有直接将项目分包给太平洋的上下级关系。

  1995年5月,严介和迎来了自己的收获季节。是年,被授予首届“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江苏新长征突击手标兵”。这年底,又被中华全国工商联授予“中国十佳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从此,严介和已彻底完成了从一名人民教师向知名企业家的转型。

  据1999年召开的淮安市人大九届四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显示,1995年严介和的引江建筑工程公司(太平洋前身)实现产值8200万元,利税1600万元,固定资产为4800万元。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严介和个人资产没有超过3000万。

  在南京立稳脚跟后,严介和的公司先后四度迁址。从青岛路到定淮门、旷庐路,直至现在的五台山1号。公司也先后三度易名。1995年,注册成立了太平洋工程有限公司;1996年6月太平洋工程有限公司完成“集团”更名登记;2003年,注册成立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此,严介和才真正开始放眼中国、放眼未来。

  今天的严介和已经完成了从蛹到蝶的蜕变。在一番光芒四射的热舞之后,又回归到了从蝶到蛹的淡泊与宁静。这种轮回或许就如严介和本人所说:“这才叫成熟”。

辛苦心不苦

  中国商人:无论是业界还是媒体一直对你宠爱有加,先生之一举一动,往往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这种明星企业家式的生活,对你的工作或生活产生了何种影响?你喜欢这种生活吗?

  严介和:这个,应该说还是喜欢的。

  虽然,有时很烦,也很辛苦。但是,辛苦心不苦。两个“心”不一样,前者为“辛”,后者为“心”。为什么这么说,出于一种对自己祖国的热爱、对党的忠诚,也就觉得自己本身心地很善良,也很阳光,就像老祖宗所说的君子坦荡荡,对这种感触非常深。

  当一个人备受关注的时候,也往往备受指责。这也是一种正常现象。有得就有失。我们没有因受到某些不公正的谴责而放弃。

  中国商人:每一次听你的演讲,总感觉有一种强大的责任感从你的内心深处流露出来,这种强大的责任感让您不得不说,甚至到了不吐不快的程度,有没有觉得自己有讲过头话的时候?

  严介和:没有,没有。

  当初我们党和国家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老人家就讲了“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大胆地试,大胆地冒”。我认为,只要一个人心地善良,只要热爱自己的祖国,只要对党忠诚,没有什么。一个真正做企业的人,应该让汗水甚至鲜血自然地流淌出来,才有可能洋溢着泥土的芬芳。从这一点上来说,无所谓,就是过了也很正常。

  过了,说明你超前。超前也是一种好现象,今天过了,超前了,到了明天,就不为过了。

  有些人觉得我的理念比较“新睿”,或者说思想比较“深邃”,应该说也比较精粹。我认为真正的企业家应该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现实也是这样,往往是旁观者迷。往往旁观者迷时就出现了一些质疑,甚至是负面的东西,这倒很正常。

  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之后,所有的不正常对于我来说就属正常。无论发生了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已经到了这种境界。台风中心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做企业不要担心受委屈,不要怕人误解。误解有时也是一种对人意志的锻炼。一个人怀才就像女人怀孕,时间长了,大家自然就知道了。

  中国商人:现在与你交谈,似乎感觉到了某种淡然,有一种超然物外的超脱和洒落,这与你从前的那种锐气、那种敢于冲锋陷阵的勇猛绝然不同,这是为什么?

  严介和:过去的我属于成长阶段,今天的严介和属于成熟阶段。成熟阶段的我不仅能收放自如,更能做到“进退裕余”。什么裕呢,就是富裕的“裕”。什么是“进退裕余”呢?就是进退都有很大的余地,很从容。今天的我就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成长阶段的人,个性张扬。到了成熟阶段,个性就内敛而柔韧,有韧性,有弹性;成长阶段,激情澎湃。成熟阶段,激情内敛。作为企业家需要柔韧的个性,内敛的激情。哪怕你写这篇文章,用这八个字作为标题都可以。以前还没有人用过哩。

  人生的45岁是一个拐点。45岁以内就是青年,过了45岁就是中年了。

  卑中善

  中国商人:这样说,2006年的你属于青年,而现在的你则于中年了(笑),是这样吗?

  严介和:(笑)呵,可以这么说。

  经过2006年那场风暴的洗礼,更进一步地让我走向了成熟。我们过去是在赏识中成长,近两年往往又是在谴责中成熟。何为谴责,就是中伤、诽谤,甚至打击、报复;何为赏识,就是认知、认同,相亲相爱。赏识给我们阳光、雨露,有利于我们成长;谴责是给我们寒风冷霜的,有利于我们成熟。我们既要感恩那些赏识我们的人们,同时也要感恩谴责。因为我们深深地懂得,小成需要苦难,大成需要灾难。小成需要朋友,大成需要敌人。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一帆风顺的成长,或者说一帆风顺的成功,本身就是一个危机。没有成熟的成长是白长了,没有成熟的成功,本身就是一种危机。所以,成熟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评价自己时,从来没有苟言什么成功,但今天的严介和能坦然地说:“我已经比较成熟了”。

  如何才能从成长走向成熟呢?成长阶段的我们是智则不惑、勇则不惧、适则生存、善则无敌。有为有不为则谓成熟。真正的企业家需要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行于事,义气施于人。必须做到委屈中平衡,妥协中前行,虚怀中充实,放弃中收获,谦卑中完善。

  当我们承受委屈的时候,我觉得是应该的,谁叫我们比别人的承受能力要强呢!如果这个委屈给了普通的人,他有可能承受不起,也是不公平的。所以这个委屈给我们是公平的。

  成长阶段中的人跳舞是不喜欢跳慢四步的,而只有成熟阶段的人才喜欢慢四步,知道慢了,舞步更从容,更优美。慢四步优美在哪里呢?美在它有退有进。总结下来,就是十二字方针“屈中平、退中进、虚中实、放中收、卑中善”。

  人生如酒

  中国商人:的确如此!每次听你的讲话,总会有新的收获,这也得益于你的文化底蕴。你不仅说话爽直,表现在酒席上,也是来者不拒,与天下朋友畅饮畅言,往往你喝了酒之后,演讲起来更加激情澎湃,是这样吗?另外,很多企业家都非常注意养身,少喝酒或者不喝酒,你是如何看待这一点的?

  严介和:因为……因为我觉得人生如梦,对酒当歌也是一种形式。梦是虚幻的,看不见的,而酒是看得见的。人的一生就是酸甜苦辣的组合,都化在一杯酒里面。人生如酒,成也,败也,又能几何呢?

  企业家也是人,总有自己的释放方式,不同的人其释放方式也是不一样的。我的释放方式多种多样。疯狂的运动、郁闷的时候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狂喊几声等等就是一种释放,了解的人觉得你是在释放某种压抑,不了解人就会说,那个人是神经病嘛!

  酒场上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心。一种人非常讲义气、重感情,这种人在酒桌上就表现为常喝醉。动不动就喝醉了。这种人处朋友是没得说,因为他重感情。但是,这种人不能办大事,因为他能处人不能处事,太感性了,大事不能交给他。所以,常喝醉酒的人能处人不能处事。

  第二种人从感性走向理性的极端。这种人从不沾酒。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无论是什么场合,无论是多么激情澎湃的人造场面,他始终不端杯,这种人可以处事但不能处人。为什么不能处人,这种人太理性了,谈不上感情,谈不上义气。义气施于人嘛,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当你需要他帮衬一把,为你双肋插刀那是不可能的。关键的时候,他能不背叛你,不落井下石那都是好的了。你看历史上的叛徒,都出自这种人,都来自这个群体。当然,那种身体不适,不能饮酒的人除外。

  第三种人原则上不醉,该醉的时候醉得也很坦然。这种既能处事又能处人,这种人往往就是领袖。领袖就是既有感性的引领,也不失理性的回归。

  酒场上基本上就是这三种人。网上也有人说严介和是喝酒的专家,能喝也很豪放。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什么叫醉酒。万一觉得自己喝高了,就躺下来休息一会儿,这也是正常的。我基本上能把自己管理得很好,不会乱来,酒后无德这是从来没有的。

  刚才说到领袖。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关于领袖的梦。领袖也是人,不是神。而且从衣着角度来看,“领”和“袖”这两个地方往往都是最肮脏的。何为“衣裳”?按古人的标准,上装为衣,下装为裳。对于男人来说,以衣为尊;对于女人而言,以裳为俏。看男人就观其衣,赏女人则察其裳。以前的旗袍往往将衩开得很高,露出大腿,就是为了显示女人的美丽。

  真正那种阳春白雪的领袖,因为没有经历过“肮脏”的洗礼,往往对肮脏的东西不敏感,容易被肮脏所陷害。真正的领袖需要从肮脏中走出来,方不为肮脏所染,并变得越来越干净。如果一个人没有经历过这些,一味追求阳春白雪,往往最终会为肮脏所害。相反,正因为领袖了解肮脏的东西,才能做到左右肮脏,最终达到改造肮脏的境界,成为真正的领袖。

  中国商人: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出污泥而不染”了。

  严介和:说的就是这一层意思。一个人必然经过这一层的洗礼,方能伟大。那些所谓干干净净的,没有污点的经历,只能算半个领袖。

  危险后面是机遇

  中国商人:很多人认为先生从卸下太平洋一职,到今天上任华洋建设,是一个有计划的战略安排,这一出一进,显示了高超的经营艺术,是这样吗?

  严介和:是这样。原来的太平洋是一个人的太平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富豪也好、大型私营业主也好,往往都是弱势群体。

  中国商人:此话怎讲?

  严介和:我们的国家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存、共同发展的一个混和型经济体,私营做大了就是要慎重。像华为做成那样大规模,那是不容易的,也是中国民营企业的领军企业。你看看,舆论界、新闻界对它的评论,有几条是正面的。我们也在反思,一不小心就整出了一个太平洋。经过2006年那场风暴的洗礼,我们还是挺过来了。人们常说,树大招风,我们也算领悟了一些。我们从枝繁叶茂的成长,走向了根基深扎的成熟。第二步就是,从敢为人先的成长,走向甘为人后的成熟。第三步,从应有尽有的成长,走向应无尽无的成熟,从物质领域走向精神领域,才显得大雪无痕,大爱无垠。

  我从建立太平洋之日起,等于就是既当爹又当妈。现在终于从领袖的时代走向了团队的时代,从人性化时代走向了制度化时代,从做总量的时代走向了做质量的时代,从负重奋进的时代走向了轻装前行的时代。现在,我有资格说已经从知名度时代走向了美誉度时代。

  经过2006年的那场洗礼,太平洋是死而不亡。死和亡是两个概念,死是阶段性的,亡是永久性的。每一个成长中的企业都要经历这样一个阶段,包括世界500强都是如此,都要经历一个死而不亡的阶段。

  危机是什么?危机就是危险的背后往往都隐藏着机遇。危险后面是机遇,所以才叫危机。所有的企业都是这样过来的。企业只有经过若干次危机,经历过死而不亡,才能凤凰涅槃,成长为一个伟大的企业。

  太平洋经过2006年的死而不亡,到今天的放而不弃,我们已经打造了一个更大的平台——华洋集团,这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新成立的华洋建设既有国有股份,也有私有股份,是一个众多民营企业共同参与的公共平台。

  玻璃人

  中国商人:华洋集团未来的宗旨是什么?主营方向又是什么?

  严介和:华洋主要还是以产业为主导方向进行资源整合。未来将在中国城市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与建设,为中国未来的城市化服务。

  中国商人:国有股份在新成立的华洋集团中占到多少?

  严介和:大约10%。

  中国商人:那剩下的90%呢?

  严介和:剩下的90%由众多民营企业共同参与。

  中国商人:华洋集团整个注册资本是多少?

  严介和:50个亿。

  中国商人:你在其中占多大的比例?

  严介和:我占的股份还没有最终确定。现在,公司还在组建之中。我个人的股份不会太大,我已经从运动员走向教练员,成立组建华洋集团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优秀的人才走向成功,走得更远。让他们依托这个平台共同走向优秀。

  中国商人:你现在身兼数职,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身体吃得消吗?

  严介和:吃得消,也很开心。就像刚才开头我所讲的,辛苦心不苦。我常常是躺下就睡觉,站起来就工作。再不就是上车就睡觉,下车就工作。挺好。

  中国商人:2006年太平洋在那场风暴中没有倒下,有人认为你是一个非常有背景的人,是这样吗?

  严介和:是有背景。

  这个背景就是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这是一个大好的政治背景。当然,还有经济背景和人文背景。这些都是我的背景。其他我就没有什么背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背景。

  中国商人:你一直宣称自己的财富来得光明正大,是赚取阳光下的利润,但媒体似乎总是在这一点上质疑不断,这是为什么?

  严介和:我的财富百分之一百的阳光。我的成长也是百分之一百的阳光。说富豪都有原罪,我没有原罪。有人说,人的成长都有背着阳光的地方,我没有。2006年媒体挖掘我的故事,也没有发现有不阳光的地方。在那场暴风雨中,如果我有不阳光的地方,有什么违法乱纪、不道德的地方,那还不给你们暴露得一丝不挂吗?

  2006年,我等于做了一次玻璃人。没有任何不道德地方。其实,那些债务也是太平洋欠下的,是重组那些国有企业时,是那些国有企业欠下的陈年旧账。

  血染的风采

  中国商人:你说到这,我想起一件事,以太平洋当时庞大的资产相比,应该说这点债务是微不足道的,但一些人却把它无限地放大,甚至有一种借机弄垮太平洋,达到倒严之目的,你对此是如何看待的?

  严介和:这也可以理解,他们终于找到了严介和的软肋嘛。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太平洋与严介和又不欠别人一文钱,这些都是以前重组时国有企业的遗留问题,把它处理掉不就得了。何必小题大做,兴风作浪。

  中国商人:这有点像你刚才所说,小成需要朋友,大成则需要敌人了。

  严介和:我还要感恩人家。

  没有这个事情,我哪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哪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还得感谢人家呢。明星明星嘛?负面的东西才有新闻价值,名人的负面报道更有新闻价值。这些又不是致命的,无所谓。这也等于为我们企业免费作了一次大规模宣传,倒也挺好。

  中国商人:现在太平洋还有外债吗?

  严介和:没有。

  该了都了了。

  中国商人:是不是收缩了一部分战线?

  严介和:收缩了一些。

  不收缩又怎能放大呢?做企业都有一个加减乘除的过程。要想把企业做大,你必须学会做加法。要想做精,就得学会做减法。至于做强,那就是做乘法了。所以,企业做大是前提,做精是保障,做强才是目标。

  中国商人:每一个企业家在经营过程中都有高潮和低谷的时候,在你的经营人生中,有没有低潮的时候,如果有,它发生在什么时候?

  严介和:别人认为我有低潮,但我感到自己没有低潮。

  我惟一感到心凉和沧桑的是信任危机。

  中国商人:哪方面的信任危机?

  严介和:信任危机往往是因为误解造成的。我们也进行过反思,沟通得不到位。

  中国商人:与哪些方面沟通得不到位?是银行,还是与媒体,还是与公众?

  严介和:最早还是媒体这根导火索吧。

  现在,我也理解媒体了。媒体就是制造新闻的,它无事也要生非。这是媒体的需要嘛。这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我们为了交媒体这个朋友,那就让我们做它们的靶子,我们为此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流了很多的血,但毕竟没有倒下。付出这些代价也是值得的,我把这叫做血染的风采。

  想比做更重要

  中国商人:你不认为这种牺牲太大了吗?

  严介和:没有。

  中国商人:你当时就坚信太平洋就一定能挺得过来吗?有没有觉得自己会有顶不住的时候?

  严介和:坚信我们一定能挺过去。这是百分之一百的,没有不确定性。

  中国商人:这整个事件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严介和:也不是。

  真正的企业家都要懂得任何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坏事也会变成好事。这种对时局的驾驭能力对于任何一个想成功的企业家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

  中国商人:现在的华洋集团筹建工作做得怎么样?

  严介和:昨天刚刚结束了第二次增资扩股会议,非常成功。这也说明华洋集团还是被人们认可的。包括我们的香山论箭都非常成功,第一场可是说是买方市场,第二场就是卖方市场,非常火爆。每月15号的香山论箭将会成为中国企业界的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中国商人:香山论箭主要是为了解决中小企业在经营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还有其他目的吗?

  严介和:我们开办香山论箭就是让所有企业家带着问题来,不带任何问题走。与华洋集团相比,香山论箭侧重务虚。前者是实体,是做生意的平台;后者是一家培训机构,目的是将其办成中国最优秀的商学院。我们既有理论基础,更注意实际操作。

  中国商人:打造中国最优秀的商学院,你不认为这一目标太理想化吗?

  严介和:没有。

  我们这么多年的实践经验表明,我们能想得到的东西,都能办得到。事情就怕你想不到,不怕做不到。一个企业最大的灾难莫过于决策的失误,一个企业最大的辉煌莫过于决策的超前。想永远比做更重要。所在,想要壮志凌云,做要脚踏实地。做企业如果你想都不敢想,想得不到位,想得不超前,你怎么去做呀!

  中国商人:香山论箭的门票多少钱一张?

  严介和:第一场是五千元,第二场是一万元,第三场就是一万五千元。下面是二万元,二万五千元,最高卖到五万元,就不涨了。因为超过了五万元就不适合中国国情了。

  既聪明又能干

  中国商人:与你交谈,总能感到你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信心与豪迈,总觉得自已想得到的就能做到,这种信心来源于何处?你真的就能做到“想到即能做到”这一点吗?

  严介和:是的。

  做不到的我不会去想,那是梦想。既然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大好时代,既然上天让我既聪明又能干,那又有什么事情做不成呢?

  中国商人:你说话直率,但只有在和你进行深入交谈之后,才能真切地感觉到你内心深处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自信与张扬。

  严介和:对于你的这番评价,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自信而不自傲,果断而不武断,自信的人往往都是比较果断的。

  中国商人:在自信与自傲、果断与武断之间,两者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差?

  严介和:对。但是,又不一样。自信往往是阳光的,自傲就有失偏颇了。

  中国商人:你觉得自已有没有自傲的时候?

  严介和:没有。我都在自信的范畴。做人要自信而不自傲,果断而不武断,自尊而不自负。自傲是轻浮的,自信是内敛的;自傲是简单的,自信是复杂的。但是,人没有自信何来自尊,而往往自尊的人都比较拘谨。一个企业家往往要做到严谨而不拘谨是不容易的。何为严谨而不拘谨呢?就是放松而不放纵,风流而不下流。不管外人如何评价,只要自己把握好那个度就行。

  做人做事皆有度,适度必收。有人说严介和这个人很傲,但是,我尽量做到自信而不自傲,果断而不武断,自尊而不自负,严谨而不拘谨,知足而不满足。

  我希望人们待严介和要从相识走向相知,这是严介和期盼已久的。人们只有从相识走向相知,才有可能相亲相爱。

  中国商人:你作为一名教师,在教书育人与创造财富这两者之间,哪一种工作更让您身心愉悦,您为什么放弃了前者?是时代的使然,还是缘于内心对财富的追求?

  严介和:源于内心。

  我原来就是做教育的。祖祖辈辈都是做教育的,是一个书香门第,教书育人的情结很重,也很浓。我出来做企业也是出于一种无奈,因为计划生育超生,多生了一个孩子。对于我而言,这不是下海,而是跳海,一种被逼无奈的跳海。

  中国商人:这是真的?以前都没有听你说过。你选择出来做企业就是因为计划生育超生?

  严介和:是的。

  中国商人:当时是你的工作也被停职了吗?

  严介和:是的。对于别人而言,是苦海无边回头有岸。而我当时是,回头也无岸。现在借助于太平洋,以及香山论箭这个平台,我又回归到本行,经过二十年,我又回到了原点。

  中国商人:似乎你的骨子里就有一种教书育人的情结在里面。

  严介和:是的。这种情结一直伴随着我。

  不能太优秀

  中国商人:在您与媒体接触中,似乎有很多人曲解了您的初衷,您认为这种曲解有多少成分是故意,又有多少成分是误解,为什么舆论似乎总喜欢与您玩这种文字游戏,是您个人方面的原因,还是个别人的别有用心?

  严介和:对于我而言,我只是一种心血的自然流淌。所以,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有时,我在想,人不能太优秀。不然,所有的痛苦都在等待着你。

  中国商人:你认为自己很痛苦吗?

  严介和:我不痛苦。

  如果有,那也是因为我自己过于优秀。道貌岸然已成为我们的过去,个性张扬的时代也过去了,现在是难得糊涂的时候已经到来。

  中国商人:此次复出,是否意味着你将开启一个新的创业时期,你打算将华洋集团带到怎样的高度?

  严介和:我曾说过,好的企业本身就是一家好的商学院,华洋集团这一两年要做成中国成长速度最快的建设公司,争取十年进入世界五百强。香山论箭是理论指导实践,就像党和国家召开的十三大、十四大、十七大一样……,都是从理论上来指导未来经济。创新就是不断地变革。

  中国商人:据说,严夫人将执掌太平洋,这种安排,是否为了配合你在华洋集团的工作?

  严介和:太平洋可以一步交给职业经理人。但是,太平洋人心里承受不了,这么多年对我的依赖性太强了,十几万人都强烈地提出“能不能请夫人先软着陆”,过渡一下。过渡运营两年,再交给职业经理人。

  中国商人:你与严夫人都是企业家,而且又都是在中国有影响的企业里工作,这样的工作方式,对你的家庭生活有影响吗?

  严介和:没有影响。我的孩子现在大了,大学都毕业了。姑娘在美国,美国太平洋公司由她在做。儿子大学毕业后,现在太平洋,先计划在下面锻炼一下。夫人也正是年富力强时,正是做事业的时候。

  中国商人:夫妻双方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会不会影响到夫妻之间的感情?

  严介和:没有。我们夫妻历来就与常人都不一样,都是以事业为主的人。别人认为不正常的,我们都认为正常。我基本上是一个事业第一,家庭第二的人。夫人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夫妻感情一直都很好。夫妻是不是经常在一起并不特别重要,只要心目中有对方就行了。

  中国商人:你认为中国企业的理想境界是什么?现在,你现在离这种理想的境界有多远?谢谢。

  严介和:企业最理想的境界是产业的领先,企业家最理想的境界——心胸的宽广。我基本上离这种境界差不多了,我做的产业是中国民营企业一般不敢做的。如果产业不领先,怎能四年就做出一个太平洋呢?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爱我吧
高级会员给TA私信

查看:86 | 回复:0

业务员论坛是业务员学习交流的平台,可以发招聘求职以及产品宣传等信息,发帖请按规定不发黄赌毒以及反政治言论!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手机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ICP备案号: ( 皖ICP备15007162号-1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